罗潜

摸鱼摸鱼,浑水摸鱼

昨天完成的手书第一张,就是说。

歌预备要用《大少爷和大小姐的反派生涯》

昨天垂直入坑,填了个印象

其实大根那段真的xp爆炸,但是也想要他自己爆炸的心,是真的

Q:本命的退休生活是什么样的?

葛力姆乔人都没了,笑死,根本没有退休生活

是群里,串儿写的某某宗拓展包和克苏鲁跑团模组《母系社会》。真的,最后真的是克苏鲁,导致我真的很震惊。串儿真的很厉害。

p1是作为实验一团,我车的娃娃脸剑尊东门雅君,由于战斗力过高,一拳一个1d6,打npc从来不手软。

p2是npc宫从之,东门的好友,也是某种男妈妈,有一堆熊孩子的凌霄宗掌门。

p3是宫书,宫从之之子,熊孩子之一,说话很欠揍,曾经在死亡边缘游走。

二团人不够,迟迟开不了,岂可修,好想看看正式团。希望p1和2动图能动起来


依旧是动图的练习,高专的狐狸油w

指绘动图的升级练习,手指君他阵亡了!!呜呜,胀虎是私心(肝不够),图里其实只有大哥一个人。

是动图的练习,私心打了五悠,但其实只有老师猫猫。

尝试做了动图,纪念一下盘了七百年的核桃。

真的很难盘,盘下来也真的香。

《妖女的怨念★直男山》

剑尊:女人哪有剑好玩?

练习指绘的产物,像素笔好好玩。

【宿虎/all虎】献祭(5)

指路上一篇 

#神灵信仰pa,幼虎

#ooc预警!!!!我还短

#还赌债,也欢迎一起进群!有好多太太!一起赢粮!催更新!群号放到最后了

献祭(5)

   “小鬼,玩够了就赶紧回去。”


    宿傩状似不耐烦的开始赶客。


   虎仗乖巧的点了点头,但是却没有想要走的意思,反而是望着他问道。


      “一起回去吧?”


      两面宿傩愣了一下,普通的人看见他早就尖叫着逃跑了,哪里有奇葩会像这个小鬼一样,不仅一点不怕他,还在疯狂试探他的底线。


      宿傩动了动手腕,让铁链发出了一串清脆的碰撞声。他嗤笑着刚想讽刺一句,却在未出口时被虎仗打断。


      “要怎么样才能放你出来呀?”


     宿傩这回是真的怔住了,第一次,居然有人想放他出来,放一个邪神出来,听起来就很可笑。


      真是天真。



     其实,虎仗悠仁也有自己的想法,他并非不怕宿傩,但是体内属于宿傩的那一部分,却让他诡异地生出一丝亲近。


      而且,他被束缚住了,想出来。他想出来。

不论是宿傩,还是他自己,虎杖悠仁。


       都想冲破什么,逃出什么。

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哈哈!”


       宿傩突然大声笑了起来,笑得肚子都开始疼了,那笑声,带着说不出的意味。


       “什么嘛,看看你那眼神,真是凶狠啊,分明就是一只狼崽子,有趣,有趣。”


       “本来想养一只乖乖的献祭羊羔,却没发现是披着羊皮的小狼吗?太有趣了,不知道那帮家伙发现了以后,会有什么反应?”



    宿傩渐渐止住了笑声,但是脸上满是恶意的笑却没有消失。因为过于愉悦而弯起的眼睛,包含着前所未见的恶劣和兴奋。

他舔了舔嘴唇。


   虽然他没有那么深的执念了,但是绝妙的给那群“信徒”添堵的机会,他又怎么会错过?


     “小鬼,你想放我出去?”


     在得到肯定的回答之后,宿傩脸上的笑意更深了。


     “确实有一个办法,但是————需要一些时间。”宿傩竖起一根手指,在虎仗的面前晃了晃。


     在这意味深长的开头之后,宿傩突然闭口不言,仿佛一本刚到高潮就断尾的小说,吊人胃口,又让人觉得很欠揍。


   “现在,赶紧滚回去吧,在我杀了你之前。”


      属于“神”的威压又一次席卷了整个山洞,压得人透不过气来。

   虎杖悠仁有些复杂的看着面前,阴晴不定的任性“神”,他没感觉到任何杀意。而且,他确实到了该回去的最后时间,再晚一些他会被抓到,虽然他不知道宿傩是怎么知道……


     而且,真的要说的话,对方一直表现的懒洋洋的,一点也不着急。


      虽然他还搞不明白,但是,既然是这种情况的话,是那样吧!


   “好,那……请伸出手来。”


   虎仗小跑了几步,站定在男人的身前,从兜里掏出一把糖果,细心的将所有草莓口味的糖果,一个一个认真挑了出来,郑重的放到了不明所以的宿傩,摊开的大手上。

又小又白的手,在触碰那只手掌时,带来了宿傩意料之外的温度,好像是一团火焰,突然烫了他一下。

“这些给你哦,都是草莓味的!”那小鬼就那样灿烂的笑了起来,带着安抚的意味“等着我!我会再来的!”


   肯定是这样,宿傩是同伴。


  虎杖悠仁在心中做出了这样的判断。

    

 虎仗大步的朝洞口跑了起来,当他快要跑出宿傩视线的时候,突然又停了下来,朝着怔愣的宿傩使劲挥了挥手,才继续踏向光处。

“嘁。”


   两面宿傩握着那把糖果,鬼事神差的没有扔掉,而是剥了一块放到嘴里。


    “洞口那条烦人的狗走了,果然是跟着小鬼来的啊……”


    抿了抿嘴,宿傩侧卧在地上,低声嫌弃了一句。


    “啧,果然太甜了。”



#欢迎来玩!894613886  另500人有福利!有太太画群那啥,咳咳。